受雇生下双胞胎,她带走一个,5年后被总裁和另一个儿子堵在机场

时间:2019-09-05 来源:www.indiatripmasti.com

  皎洁的月光映射着绿油油的地面,宽敞的乡间小道上,空无一人,静谧的空气里,只有混着蛙叫声的草木味。

  一身睡衣,踩着凉拖的顾黎站在昏暗的路灯下,白净的小脸上尽是焦急之色,她的怀里抱着一个裹在毛毯中的小男孩,小男孩面色发红,神情难受,显然正发着高烧。

  趁着周末没事,顾黎带着小宝外出郊游,原计划订了两天的日程,可没想到第一天的晚上小宝就发了高烧,这儿地偏,根本就没有车。

  顾黎此刻可谓是心急如焚。

  “妈妈,小宝难受。”怀里的小人儿费力的抬起沉重的眼皮,一双眼眶湿润润的,却又因害怕妈妈伤心,倔强的不让眼泪流下来,滚烫的脸颊红扑扑的,让人心疼。

  

  乖巧又可怜的样子,看得顾黎心酸不已,当年她顺从顾威博的意思去医院打胎,却在关键时候被人拦下。

  那些人强制性的带走顾黎,把她关进了一个深山别墅中,有人告诉她,那个男人,要求她为他生下孩子,酬金一千万。

  顾黎在别墅中待了八个月,直至生下一对双胞胎才获得离开的权力,可当她得知只活下一个孩子时,她奋不顾身的追到了医院。

  命运没有亏待她的是,那个孩子竟然还有呼吸。

  后来,顾黎才明白,原来顾威博早就知道那个男人是谁,之所以把她关进房间,又震怒之下让她立刻打掉孩子,皆是因为那个男人的身份。

  顾黎恳求过顾威博告知她那个男人的身份,可后者只是让她好好抚养无辜的孩子,剩下的都已经过去了。

  一开始,那个男人几乎成为顾黎的心病,可随着小宝越来越健壮的成长,她的心里也就慢慢的释怀了。这辈子,她只要有小宝就好了。

  不死心的在马路边又站了几分种,见实在等不到车,顾黎便打算去坡上求助村里的人,不想刚迈开步子,就被两束刺眼的灯光击中眸子。

  她下意识的躲了躲,继而反应过来是车,于是赶紧抱紧小宝,冲了过去。

  “停一下!”她什么都顾不得了,左手张开手臂,大喊道。

  黑色卡宴虽开着车前灯,可程安开了一天的车,眼睛已然疲劳,突然出现一个女人,惊得他措手不及,还好刹车踩的急时,这才没出什么事。

  车子猛然停住,车内正闭目养神的男人和面无表情的小少爷皆因惯性,身体不住的往前倾。

  这一动静让高贵如神祗的男人微微掀开了眼皮,不怒自威的目光射向程安,继而,他的余光注意到正站在卡宴面前的顾黎,交叠搭在膝盖上的手微动了动,若泼墨般的眉轻蹙起来,“怎么回事?”

  小包子顺着他老爸的目光看去,在见到穿着一身睡衣,怀里抱着不明物体的顾黎时,竟觉得心跳有些加速,接着,一股难言的感觉袭上了他的心头。

 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……恋爱的感觉?

 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……恋爱的感觉?

  可这个女人也太老了!

  虽然凭他5.2的视力和非一般的审美,这个女人的确很好看。

  见车子停下,顾黎赶紧走到车窗前,敲了敲车窗。

  见状,程安纠结的拧了拧眉,转身看向男人,问他的意思。

  男人没说话,脸色并不好看。

  正当程安实在揣测不出自家老板的意思准备放弃时,小少爷突然开口,“先把车窗打开。”

  “得嘞!”程安故意不去看男人的脸,麻溜的应下,转身摇下了车窗,在见到女人那张完整的脸时,眼中露出了惊艳,“这位小姐,请问您是有什么事吗?”

  见车窗摇下,顾黎的脸上忍不住浮现出一抹激动的神色,先前她还想着,开卡宴的人非富即贵,估计会懒得搭理这种穷乡僻壤的,却不想是她小人之心了。

  “您好,不知道先生您是要去哪里,我家小宝发了高烧,情况有些严重,不知道能不能送我们去一下医院,非常感谢!”

  顾黎一连串的说完之后,空气静默了三秒,之后,车内突然传来一个低沉好听却十分冷漠的声音。

  “程安,开车。”

  

  听到开车二字,顾黎心里一急,赶紧垫脚把头伸进车内,这才看到原来车厢的后座还有一大一小两个人。

  小包子年纪不大却十分冷酷,四目相对的时候,顾黎眼睛一亮,赶紧道:“先生,情况紧急,我家小宝三十九度的高烧,您也有孩子,应该能体会到为人父母的心情,拜托您了。”

  被提及的小包子脸上出现一丝古怪的神色,这个女人竟然把他当枪使!可他好像……也并不讨厌这种感觉。

  相反的,他还觉得很不错。

  疑惑的看向女人的脸,见她焦急的神情和恳求的双眸,他的心弦好似被善弹古琴的人拨动了一般,鬼使神差的,他对程安道,“让她进来吧。”

  见小包子这个态度,男人神色一怔,张了张唇想说些什么,却见小包子扭过头与他对视,一副你不答应我我就再也不听你话的样子,他终究选择了归于沉寂,缄默不言。

  顾黎抱着小宝,坐到了小包子身边,含蓄的对男人笑笑,“谢谢啊。”

  男人冷傲的丢给她一个侧脸,继续阖上了眼,只是眉心依旧微蹙。

  这人真奇怪……顾黎内心不住腹诽,与此同时也开始慢慢打量这个看上去无比尊贵的男人。

  他的五官如雕刻品般立体,侧脸的弧度恰到好处,深邃的眼窝下是凌然清冷的眸,高挺的鼻梁在月光的照射下折射出好看的阴影,薄削的唇形状勾人。

  他双腿交叠,两只修长宽大的手掌自然而然的放在膝盖上,腕上带着百达翡丽的典藏款手表,价值斐然。

  “姐姐,”小包子斜了男人一眼,不乐意的撇撇嘴,“你谢错人了。”

  啊……

  顾黎这才反应过来,是小包子让司机打开车门的,她刚想改口,却见烧的迷迷糊糊的小宝突然睁开了眼睛。

  小宝一双朦胧的大眼半睁着,纤长的睫毛被泪水打湿,他可怜巴巴的看着顾黎,声音有气无力,“妈妈,小宝好难受,小宝是不是要死了。”

  顾黎听着这话,心里一酸,眼泪直接逼至眼眶,可碍于旁人在场,她只能吸吸鼻子竭力忍住,轻柔的安慰,“不会的,小宝不要忘了,妈妈可是有超能力的。”

  与此同时,与顾黎隔了一个位置的男人突然抬眸朝她看去,只见她虽穿着打扮十分随意,可一张侧脸却温柔的很,细碎的鬓发沿着鬓角垂落至脸颊,勾勒出好看的脸型。

  但这样的美景,他也只是扫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。

  “他病的很严重吗?”软糯中带着冷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顾黎微微抬头,见小包子正趴在她手臂上认真的盯着小宝看。

  “他发烧了,需要去医院。”顾黎解释。

  小包子认真的瞧着毛毯里包裹的小人儿,只见他红扑扑的小脸上,五官精致可爱,虽和他差不多年纪,却多了分软糯,小包子可谓是怎么看怎么喜欢,除却他那十分不愉快的面部表情……

  想到这,小包子蹙了蹙眉,像是脑补出什么让人不自在的场景一样,一脸严肃的看向顾黎,“那他是不是很难受?是不是还要吃药打针?”

  顾黎原本觉得心情十分沉重,可看着小包子如此的反差萌,心下不禁愉快了不少,她微微一笑,刚想说话,却一晃眼,觉得小包子和小宝的五官十分相似。

  

  当年她生下的可是一对双胞胎,那个男人,也似他一样尊贵……情不自禁的,顾黎看向一直沉默不言的男人。

  如此明显的目光,男人不可能感受不到。四目相对的时候,顾黎看见男人狭长的眸中包含着冷漠的复杂情绪,一时之间竟觉得有些脊背发凉。

  刚才她只是偷偷打量了一下男人的大概,此刻四目相对,彼此注视着对方的眸子,她才深刻感受到这个男人强大的气场,只觉心悸。

  悄咪咪的移开目光,顾黎掩饰性的对小包子笑笑,“小宝很坚强,不怕疼。”

  顾黎没有说假话,小宝是真的很坚强。小宝是胎里带的病根,从小体弱多病,三天两头就得往医院跑,吃药打针那是常有的事,每次看着小宝打针输液,顾黎的心都是被人揪着的疼,懂事的小宝怕她伤心,每次都忍着不哭,还装傻逗她笑。

  所以,顾黎时常觉得小宝是上天送给她的礼物,也时常觉得她这一辈子有小宝就够了。

  至于那个男人和她的另一个孩子……一切都随缘吧。

  听着顾黎的话,小包子若有所思的看了她和自家老爸一眼,脑海里不断回想着刚才两人对视的场景。

  半小时后,车子缓缓驶向市区的方向,没过多久,黑色卡宴就停在了市第一人民医院门口。

  文名:萌宝驾到

  顾黎不敢耽误,抱着小宝飞快下车,临走前匆匆冲男人和小宝再次道谢。

  小包子透过车窗看着顾黎的背影,脸上写满了不开心,他转身,对面无表情的纪霆琛道,“纪霆琛,你吓着人家了。”

  闻言,纪霆琛掀起眼皮,冷冷的看了他一眼,薄唇轻启,“叫爸爸。”

  源自微信 小说书城吧

达到当天最大量